世界顶尖文旅策划规划设计集团共振文旅集团(Resonance Culturetour Group)在文旅城、旅游度假区、文旅小镇、主题乐园、文旅商业综合体及高端酒店规模各异的众多领域拥有丰富的经验。共振文旅集团(Resonance Culturetour Group)拥有一系列长期目标,务求在策划 规划 建筑 景观 运营 设计、技术、专业知识和管理方面不断提升自身的质量,事务所已跻身世界顶级旅游平台的专家行列,作品无不体现出商业与环境可持续发展、市场需求与客户意愿的完美组合。 无论是在世界各地还是中国都有相当多的著名作品。有15部专著和超过300个奖项。

共振文旅集团(Resonance Culturetour Group)的创始人和文旅总监戴帆(DAI FAN),世界知名的的策划、文旅规划和运营大师。戴帆(DAI FAN)引领着当今国际最先端的建筑与城市规划设计思潮,戴帆(DAI FAN)也是当代知名度最高的设计大师之一,其作品冲击着整个社会的价值观与审美观。近年来,共振文旅集团(Resonance Culturetour Group)在中国的业务蓬勃发展,成为中国旅游规划行业的标杆企业、文旅产业的创新引领者,致力于打造具有鲜明特色的文旅品牌战略,服务于中国家庭的欢乐生活方式,塑造一站式文旅项目从策划到落地运营的生态链。

共振城市建筑集团是全球最有影响力知名度最高的综合性设计集团。在建筑技术与设计品质方面的贡献是21世纪世界建筑领域中最重要的成就之一。共振一直站在世界建筑设计和建筑工程业的最前沿,引领二十一世纪前卫设计新浪潮。

共振(RESONANCE)最新的建筑作品“空谷幽兰——中国山西大同造园”将亮相法国里昂“造-建筑中国”建筑设计展。在“空谷幽兰——中国山西大同造园”中,共振(RESONANCE)以神奇的幻想创造前卫的建筑结构,建造超现实的建筑意象,将生活、艺术和宗教用一种无法抗拒的方式在一起,模糊了现实与梦境。

在“共生国际建筑展”中,共振(RESONANCE)展示了新的建筑概念作品“空间、时间以及超越“,一起参展的还有英国扎哈•哈迪德、奥地利蓝天组、日本矶崎新、美国的理查德•迈耶建筑事务所等在国际上活跃的建筑师,共振(RESONANCE)的作品表现了卵生的建筑空间哲学,空间万物产生在一个卵形物中,卵是混沌,蒙蒙灰云,一团大气或初生状态,它体现了中国时间和空间回转往复的特质。

在二十一世纪的即将走完的前15年中,中国的建筑以追求经济效益为目标,摧毁传统并以追求西方的生活与理念为圣经,在这样一种价值观迷失的社会生态下,共振(RESONANCE)不是一个简单的继承者,也不是一个完全摧毁古老形式和思想的彻底的国际主义者,而是用新的观念加上他个人的经验和想象重新创造,不善效法而是自成典范,个性化运用经验并最终超越规则。这种逆流而动的勇气,使共(RESONANCE)的建筑具备一种前卫而深沉的特质。共振(RESONANCE)相信伟大的建筑是一种基于个体经验之上的超凡脱俗的境界。作品体现了心灵世界的丰富,与其对应的是建筑“意象”的多样性与丰富性。在山西大同造园中包含了复杂而丰富的建筑实验,共振(RESONANCE)发明了许多新的建筑语言与结构。每一个单独的建筑体以一种全新的观念来设计建筑的结构,结构清晰的反映了建筑的观念。每个单独的建筑体各自成一体,当它们放置在各自恰切的位置的同时又产生了新的世界,体现了建筑生命的自足完整。造园意味着构造一个内心世界,这个内心世界与人类的实体世界进行沟通依靠的是具有生命力的、永恒性的一种异乎寻常的力量。

水在共振(RESONANCE)所创造的建筑中,也许是置身幕后的最重要的导演。共振(RESONANCE)的建筑围绕着水——江河、峡谷、池塘、瀑布、沟渠、泉、堤、水廊、水亭、地漏、溪,水的灵性和玄秘体现了共振(RESONANCE)的建筑特点——一种流动的生命体验和灵性的意识,那是另一个世界,属于另一个宇宙,这种灵性的流动的意识被想象的无限而机智、巧妙的活力冲破了,这活力代表了空间与生命本身的既使人陶醉又给人启迪的生机勃勃的力量。地球上每个文化脉络都有尊重自然的传统,关键在于不同文化是以何种方式来与自然对话。在共振(RESONANCE)看来,水孕育了空间,孕育了万物,水和气都是有生命的灵性,水通过空间的建构具有人格化的力量,人的意识时间空间感情与水一起流动,道家真气的脉络在水往返的时间中孕育着万物,也意味着身体的保存和转化;水沼勾连,溪涧纵横,林水深霒,从建筑入口经过水池上曲折的木桥到达下沉式的庭院,建筑单体如仙山般屹立,光影参差,竹云幽空,龙骨状的楼梯恍若从仙境中伸下来,是空谷幽兰的道家境界;共振(RESONANCE)的建筑经验源于他童年时湖南长沙江南水乡的生活经历,那是记忆中那遥远的遥远,却是不会忘记的永远永远。南方的楚国是水的世界,在秦汉楚国贵族诗意的心灵中,空间所代表的人类生命理想是融于入水的世界,是一种汇通万物的思维,打通了我与世界的界限,通世界以为一。水所代表的“我”就伸展了性灵,获得深心的安适,它在心灵的超越中拥有了世界,与造化同流。东方古老的哲学认为,天地万物由一气派生,一气相连,世界就是一个庞大的气场,万物沉浮于一气之中。楚文化强调的是一种生命的运动和活力,穿透慢无边际,无始无终,似乎循环往复却又生生不已的历史和心理时空,所展示的是生命的自由精神。在建筑的内部空间中,我们可以强烈感受到乡土的气息。青石材质的蛙的两只前腿变成了梯子,梯子旁的墙上是竹子的水道,蛙的身体匍匐在水中,一种超现实般的某个夏天下午江南暴雨后的池塘画面,朴素的建筑材料与宁静而古拙的造型相映成趣,是庄子游鱼之乐的精神境界。

共振(RESONANCE)从四个抽象结构来构造建筑 :气的架构;水系的营造;非理性的意识;梦。建筑的观念体现了人的智慧,建筑因为“永恒性”而能抵御人的生命所不能抵抗的时间的侵袭而变得伟大共振(RESONANCE)的建筑既不是为了迎合这个时代而设计,也不是为了抗拒这个时代而设计,是为了他自己,为那些未出生的时代而设计,这是他不为潮流所动的原因。共振(RESONANCE)寻求的只是道,就是我们生于斯,回归于斯的那个无。建筑的过程就是与这个自然的过程融为一体,当我们拨动着空间的琴弦,一切将归于虚无与空寂。相信未来的人会以开放的心态来接纳共振(RESONANCE)的观念。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